您的位置:首页 > 宣传思想 > 重庆改革开放40年 有一群人和时间赛跑

重庆改革开放40年 有一群人和时间赛跑

提交者:转载自腾讯大渝网时间:2018年12月18日




重庆地标建筑大礼堂改造前后对比照片。(刘华国 耿俊宇/摄 )

有人说,一座城市会令你念念不忘,大抵是因为,那里有你深爱的人和一去不复返的青春。

为摄影爱好而追求淡漠生活的摄影师戴前锋,为陪伴家人改行当上老板的矿工犹继强,为创业梦想而奋斗的美女老板……他们都是重庆人,他们代表了老、中、青三代人在改革开放下的不同选择。有人以不变应万变,追随初心,有人利用变化为自己创造无限可能。

他们与时间赛跑,和重庆一起成长,见证了这座城市发展的历史进程。他们更是重庆改革开放的受益人。改革一条路,人生路无数。在改革开放新时代,他们敢于坚持梦想,热情拥抱生活,走出了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路。

与时间赛跑,62岁摄影师用30年记录一座城

上世纪90年代初,重庆人戴前锋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浪潮。他虽然经商失败,却圆了艺术梦想——拍摄了数万张老重庆照片,打造出关于旧城记忆的书籍《故城》,并获得素有“印刷界奥斯卡”之称的美国印制大奖班尼金奖。

摄影师戴前锋

缘于父母出版印刷艺术工作的影响,戴前锋从小就喜欢绘画。1984年,在四川从事照相制版工作的戴前锋回到重庆。

那时,整个城市像在搬家,无数的脚手架、林立的塔吊,正在经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。戴前锋既惊喜又担心,惊喜的是这个城市终于要变化了,同时又担心有的景象会消失,决定用镜头留下旧城记忆。

戴前锋拍摄的20多年前的重庆洪崖洞。

左图为80年代的洪崖洞夜景,右图为现在的洪崖洞夜景。(杨绍全 耿俊宇/摄 )

上世纪90年代初,下海潮涌,戴前锋打算在商海挖到第一桶金,支撑自己的拍摄梦。可他并不善于经商,输得血本无归。“我是一个失败的商人,完全是惨败。” 戴前锋自嘲。创业路虽没走下去,艺术路却不愿放弃。1994年,戴前锋向朋友借来设备,重新开始了老重庆的大规模拍摄行动。

上世纪90年代,戴前锋在重庆枇杷山后街拍摄棒棒军。

民谣曾诵“临江门,粪码头,肥田有本”,据说临江门是重庆古城最大的粪码头,乃重庆城的正北门,往下自古是悬崖,是重庆城易守难攻的要塞之一。戴前锋说:“临江门的老建筑群最能展现当时浓郁的市井气息。”至今,他每每看到网上对临江门老街区的记录,都后悔没有为临江门留下宝贵影像。“拍摄要和时间赛跑!”戴前锋说,改革开放后,重庆发展很快,两江四岸的高楼拔地而起,摩天大厦直冲云霄。

左图为2003年拍摄的最后的老江北城,右图为如今的江北城。(王林 唐安冰/摄 )

改革开放40年以来,重庆迅猛发力,迅速荣升为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城市。如果要问主城最具发展前景的区域有哪些,江北嘴肯定榜上有名。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是中国中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级战略金融中心,被誉为“长江上游的陆家嘴”。新千年之初,老江北城正在拆迁,经过10几年的发展,崭新的江北嘴呈现在世人面前,这颗重庆“掌上明珠”未来的价值不可限量。

左图为80年代的解放碑,右图为如今的解放碑。(杨绍全 唐安冰/摄 )

据重庆市城乡建委统计,从2013年到2017年中,重庆市累计完成各类棚户区改造1816万平方米、13.25万户,直接惠及群众约46万人。2018年到2020年的棚户区改造也在2017年底启动,这3年将改造城镇棚户区约1400万平方米,惠及12万余户居民,做到所有区县全覆盖。

“一个城市总要告别过去,我只想将记忆留在镜头里。”跟随城市的成长,戴前锋一拍就是30年。同时代的人早已含饴弄孙、颐养天年,而为了拍摄,他几乎投入所有时间和金钱,至今孑然一身,还在与时间赛跑,记录身边美景。

与家乡赛跑,中年矿工回乡创业当老板

矿工犹继强

另一个“跑起来”的人是:41岁的犹继强。他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万盛凉风村村民,也曾是一名矿工。

2014年万盛煤矿资源枯竭,犹继强从回到老家,每月靠几百元补助支撑一家老小的开支。一次镇上赶场,他偶然听到别人讨论办微企,有人说“政府能补助3万块钱”。他心想,要不搞个农家乐吧,房子是自己的,一家人都能干活,最重要的是能陪在孩子父母身边。

说干就干,没过几天,犹继强就搞起了农家乐。在政府的培训下,妻子当起了主厨,父母当起了清洁员和服务员,全家上下都做起了事业。

开始,山庄的生意并不好过,只有零零散散的人来过周末。后来,随着凉风微企梦乡村项目的改造,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休闲避暑,还能网上预订,犹继强的农家乐22间房周周爆满,每周接待200人,年收入20万元以上。

改造后的凉风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。

如今的凉风村像犹继强一样返乡振兴乡村的人越来越多,目前已有微型企业172户,自开村以来,已累计接待游客41.9万人次,累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114.91万元。

而这一切的改变源于2016年重庆市积极开展试点扶贫项目,市工商局与万盛经开区正式敲定建设凉风微企梦乡村项目。

凉风村曾是一个国家级贫困村:泥泞的泥巴路,糟糕的医疗环境,落后的基础设施;壮年出去打工,村里留下老弱妇幼,孩子买支铅笔都要走40分钟的山路……

改造前的凉风村。

2018年改造后的凉风村。

扶贫项目启动后,历经8个月,凉风村发生了蝶变。宽坦的大马路,不断升级的基础设施,还建起了医院和幼儿园,村民也从纯农业经济向旅游业转型。来自重庆市人社局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底,重庆共有52.7万农民工回乡创业,创办经济实体39.5万户。这些返乡人群成为乡村振兴的主力军,加速重庆市扶贫产业的推动。

犹继强说,他很欣慰自己抓住了这次契机,“如果没有这个机会,我可能已经去了外面打工,家庭困难不说,家人也都成了留守老人和儿童。”时下,他正准备把农家乐提档升级,“客人们要求越来越高,我准备把床垫都换高级的,有人说要给我投资了!”

与青春赛跑,80后美女会计师把牛肉干卖到白宫

近年来,随着互联网的发展,重庆正在“互联网+”的风口上起舞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抓住互联网创业的契机,“跑”在了前面,得到了逆风翻盘的机会。

长得颇像高圆圆、孙燕姿、唐嫣集合体的甘金晶,早已是一枚网红。同时,29岁的金晶妹还是一家食品公司董事长。她自创小吃品牌,经营一家微店,开了两家小面店,把牛肉干卖到了美国白宫。

80后创业者甘金晶

大学毕业后,甘金晶进入会计事务所工作,月薪8000元。那时微信刚兴起,微商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出。作为一个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新新人类,工作之余,甘金晶拿到了一家四川麻辣小吃的重庆总代,一包几十元的麻辣兔肉,每月卖数万包,生意做得不错。干会计工作的金晶妹喜欢笔账,她盘算,代理产品利润单薄,自己从小就吃妈妈炒制的牛肉干长大,为啥不能自己研发产品,做自己的品牌。金晶妹有了专职做微商的念头,这种意识在当时实属超前,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,谁会放弃月薪近万的稳定工作而冒险创业呢?

金晶妹自己研发的产品礼包。

金晶妹不顾父母反对,辞职回家。得益于父母都是美食爱好者,她从小就是个吃货,嘴巴很刁。她负责调味道,父母做主厨,一家人一起研发出肉质松软且不失麻辣口感的牛肉,还推出了颇受欢迎的泥鳅、鸭舌等十几种产品。自创的品牌一经推出,就供不应求。一位在美国工作的重庆女孩,还将金晶的牛肉干带到了美国白宫。甘金晶只是“互联网+产业”创业者的一个缩影。而重庆正在借力“互联网+”,助力更多产业和实体经济发展。

2018中国“互联网+”数字经济峰会在重庆举办。

去年12月,重庆与腾讯签署协议,在智慧城市、智慧政务、智慧医疗等领域深化合作。今年4月,重庆成为西部首个举办2018中国“互联网+”数字经济峰会的城市。会上发布的《中国“互联网+”指数报告(2018)》显示,2018中国“互联网+”总指数城市100强,重庆以6.4946的成绩位居第七,与北上广深的差距逐渐缩小。同时,川渝已经形成数字经济发展辐射带。

“改革开放给了更多人机会,互联网让我这样平凡的年轻女孩也能当老板!”金晶妹说,“趁年轻,多做点自己想做的事!”

与时代同行,重庆GDP增加291倍

改革开放这40年, 62岁的摄影师戴前锋,30年来用镜头记录一座城,见证了重庆城市面貌的腾飞;41岁的村民犹继强回乡创业,带动该村微企创业风,实现该村经济收入5千万元,见证基层一线新农村建设的发展硕果;80后美女甘金晶辞高薪工作,成为时下“互联网+产业”的创业者,见证当下互联网经济新时代下,充满的新机遇。

在重庆还有这样不计其数的,在改革开放40年的浪潮中的见证者和受益者。 “跑”赢变化的重庆人取得显著成就,使重庆成为国家重要中心城市、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、国家重要现代制造业基地、西南地区综合交通枢纽和内陆开放高地。

(摘自腾讯大渝网:https://wxn.qq.com/cmsid/CQC2018080102631900)